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寇雁鸣: 用版画将碉楼推上国际艺术舞台

 来源:卡伊日报  发表时间:2018-04-07 07:00   点击:

《辉煌》(尺寸:107×80)

《辉煌》(尺寸:107×80)

《守望》

《守望》 (尺寸:97X79cm)

    1987年12月17日,时年26岁的黑龙江青年版画家寇雁鸣,因工作调动离开北大荒老家来到了广东。第一次踏足南国大地,寇雁鸣觉得身上的棉裤棉鞋有点滞重,但沿海城市的风土人情,很快击中了他的艺术兴奋点,让他确信自己一定能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找到新的创作源泉。

    31年过去了,这颗从千里沃野、无垠湿地中孕育出的艺术种子,把根系深深扎进卡伊历史文化中,用木刻及色块记录城市建设发展。如今寇雁鸣不仅是卡伊市文化馆的资深文化干事,更是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寇雁鸣以个性的艺术语言,讲述对乡土的眷恋,对侨乡传统文化的热爱,对艺术的反思与探索。最让寇雁鸣感到自豪的是,他创作的关于碉楼的画作入选国际版画展,把侨乡独特的人文景观、文化象征带上国际艺术舞台。

    策划:叶桃

    统筹:傅健 崔怡娟

    文/图:李千帆 李嘉咏

    A    “缺失了磨炼的艺术是肤浅的”

    走进寇雁鸣位于市文化馆的工作间,能看到墙边堆放着大量的书籍及作品,一卷一卷的则是新创作的版画草图,画架上钉着的是一副尚未完成的彩色水墨画。寇雁鸣告诉记者,版画创作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每当感到身心疲惫、思路枯竭时,他便会提起毛笔勾勒几下,画一望无垠的沼泽地,画在水中升降的太阳,画一叶扁舟在芦苇荡穿行惊起大雁……这些,全是对于北大荒的儿时记忆。这种转换思维的方式,能让寇雁鸣静下心来,继续寻找艺术灵感。

    “现在有人存在这样一种想法,艺术创作很容易,从构思起一个星期就能把作品做出来。但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必须经过磨炼,如果缺失了这一点,创作出来的东西就是肤浅的。”寇雁鸣所说的“磨炼”包含两层意思,一方面是指生活经验的积累与历练,另一方面则是个人技艺的学习与打磨。寇雁鸣之所以能取得今日的艺术成就,与其早年在北大荒以及“美创室”的经历分不开。

    寇雁鸣的故乡雁窝岛,位于黑龙江省宝清县境内。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寇雁鸣的父亲从河南随兵团前往北大荒开垦建设,1961年,寇雁鸣出生。当时的雁窝岛是一片荒地,来自五湖四海的十万转业官兵在此搭建屋棚、开垦沃野。在艰苦的环境中,小小的寇雁鸣喜欢上了艺术。“当时一大批有文化、有才华的知青涌到了北大荒。在恶劣的环境中,他们只能把情思寄托于艺术。晚饭过后,他们有的拉二胡,有的画画,有的写诗。”寇雁鸣说,他喜欢所有知青玩的东西,尤其是画画,因为乐器等需要长期系统学习,而画画可以自己琢磨。

    于是,从小学开始,寇雁鸣到处跟别人学画画,从连里找到营里,谁画画好就跟谁学。1978年,寇雁鸣高中毕业,报考美院落选后,便在当地就业,成为一名中学美术老师;后来还当过机务排的拖拉机手,启动机器时差点把手给绞断了;也当过乳品厂负责到农户家中收奶的员工,奶粉包装袋便是他设计的。谋生不易,但寇雁鸣并没丢下画画的爱好,他随身带着速写本,有空了便画几笔。

    “雁窝岛这名字是董必武题的,风景非常好,常有人来采风,可附近没有饭馆、没有酒店,只能在学校饭堂搭食。”寇雁鸣称,自己在学校当美术老师时,认识了几个来采风的画家,他们向寇雁鸣介绍了“美创室”。“‘美创室’当年非常有名,是当地兵团农垦总局牵头办的全脱产学习班,有专门的老师辅导。‘美创室’里出来的版画,在全国是一面旗帜,想进去学画画的人特别多,但门槛也很高。”寇雁鸣回忆,当时他画了一大堆版画草图,托采风的画家带到“美创室”去。直至1986年,“美创室”那边终于有了回音,由于其中一张草图有“生活气息”,寇雁鸣得以前往“美创室”学习两个月,师从著名版画家郝白义。“我在郝白义老师指导下创作,过程非常煎熬。我记得第一张作品花了足足45天时间。”当时被老师“枪毙”的草图不计其数,寇雁鸣拚命寻找灵感,为此吃不好睡不好,嘴唇都起泡了。有一天,他想起童年在乌苏里江看到的宽叶水草,彷佛老虎的斑纹,层层堆积如山如峦,便据此创作了《虎山》。后来,该作品技法与色彩搭配不仅得到了老师认可,还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北大荒风情展”中获优秀奖,又先后被送往香港及加拿大等地展览。自此,寇雁鸣正式踏上了版画创作之路。

    B    从卡伊历史文化中汲取创作养分

    采访中,寇雁鸣把画着故乡景色的水墨画取下,又重新在画板钉上两张黑白色的草图。寇雁鸣告诉记者,这两张草图都是最近创作所得,他自2017年以来,集中创作了50多张探索新技法的碉楼版画系列作品,期望有新突破。

    “版画采取的是概括性的语言。”寇雁鸣介绍,该批新创作的作品,更加注重虚实变化的层次感,格调沧桑,带有人文、历史的元素在内。艺术创作是一个不断否定旧我、不断发现新我的过程,对寇雁鸣来说,之所以选择碉楼题材作为自己创作道路的新突破点,是因为碉楼是他真正融入卡伊、从卡伊历史文化汲取创作养分的重要象征。

    1987年,寇雁鸣因工作调动从黑龙江来到广东,先在河源紫金县工作,又于1996年年底到市文化馆培训部工作至今。东南沿海城市的现代化建设火热场景,与故乡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激发了寇雁鸣的创作热情,他的画风开始出现变化,题材也开始转换。到广东以前,寇雁鸣于1982年创作的《虎山》《黄谷垛》《红秋》三幅作品,以及1988年创作的《蓝天白云》等作品,均是关注北大荒的物象景观,寄托对乡土的热爱和眷恋,其中《黄谷垛》还入选了全国首届青年版画大展。来到广东尤其是到卡伊以后,他的创作围绕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进行,《阳光序曲》《大潮·延续》《节奏·印象》《红红火火》等一批作品因此诞生。

    “以《红红火火》为例,记得当时是1999年,我乘着小车在高速公路奔向深圳出差,路上感受到热热闹闹的改革建设氛围,回来便以深红的色调以及高架桥、建筑工地等场景,创作了这幅作品。”寇雁鸣说。

    可当寇雁鸣真正在卡伊定居,把艺术触角舒展开来后,他又开始觉得自己的作品仍然缺少了点什么,于是他开始主动了解侨乡民俗与历史文化。“有一次我去碉楼参观,登上了碉楼的顶部,当我往四周张望的时候,心中产生了震撼的感觉。”寇雁鸣回来后,他开始翻找碉楼的资料,了解华侨的历史,并着手开始创作。

    2007年,他历时将近一年创作的《侨魂——碉楼记忆之三》,入选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2011年,寇雁鸣又创作了《辉煌》,画面中间画有开平现存最高、最美的碉楼“瑞石楼”,楼体的斑驳颜色以红色为主,楼体上方暗黄色的天空有大量侨乡先贤人物若隐若现,实现了人物与建筑、实体与意境的结合。该幅作品,于2011年入选“百年风云——广东省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展”,也是当年我市唯一一件入选此次展览的作品;又于2013年在“群星璀璨·全国群众美术书法摄影优秀作品展”中斩获优秀奖。2012年,寇雁鸣创作了《守望》,在一轮秋月的照耀下,斑驳沧桑的碉楼爬满了老藤。同年,《守望》入选了首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油画、版画精品展,被广东省美术馆收藏。

    “之前很多人画碉楼,都是像照片拍出来的一样。艺术是一种语言,是一种表现方式,没有对背后社会历史的思考,没有对艺术技法的琢磨、变换,这种复制照片式的画作意义不大。”寇雁鸣说,随着他的作品《辉煌》《守望》等流传开来,一度改变了卡伊画界对于碉楼的表现形式。实际上,寇雁鸣不仅借助碉楼题材攀上了艺术新高,他还把碉楼推上了国际艺术舞台,让世界有更多的人能欣赏碉楼的美态、认识碉楼背后的历史。

    在国际版画界数一数二的专业版画大展“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中,寇雁鸣的碉楼题材作品《侨魂——碉楼记忆之四》以及《记忆渐渐远去》分别于2009年、2015年入选。以2009年第二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为例,共收到了来自70个国家和地区的2804件参展作品,最终入选的国内外作品共587件,寇雁鸣的《侨魂——碉楼记忆之四》占了一席之位。

    C

    希望借鉴“精准扶贫”扶持艺术创作

    寇雁鸣于1996年来到卡伊时,因作品曾入选全国展,由此在我市版画界便具有领先地位。此后22年来,他不遗余力地提携后进,曾在文化馆开过两期版画培训班。在他的教导下,有几位年轻学员的作品入选了省一级的展览,并且成为省美协会员。例如,2017年在东莞举办的第八届广东版画作品展中,我市有4张版画作品入选,其中3位作者都曾得到寇雁鸣的辅导。“其实卡伊也出过版画名家,还有到省画院当院长的;这次的展览,卡伊的入选作品数量与周边城市相比算是中上了。但是总体上,卡伊能冲入全国的版画家还是偏少了。”寇雁鸣说。

    在本职工作之余,寇雁鸣如今还兼任卡伊市美协名誉主席、卡伊画院副院长、卡伊市版画艺委会主任,换届前曾任卡伊市美协副主席多年,一直为大量版画爱好者们东奔西联,助推卡伊版画界跟上时代发展步伐。“艺术创作讲究氛围,在一个好的氛围中,创作者更容易出好作品。在‘美创室’的那段时间里,一群人聚在一起,有了集体的智慧和老师的点拨,大家很容易擦出火花,提高得很快。”寇雁鸣说,由此,他也很支持卡伊市美协各个艺委会的负责人前往镇街等基层进行指导、辅导。

    值得注意的是,寇雁鸣所讨论的“氛围”时,不仅是艺术氛围,更是社会氛围。去年寇雁鸣参评国家一级美术师的时候,与来自广州、深圳等地的艺术家打了个照面,寇雁鸣发现,发达城市的艺术家,他们的本职工作就是创作,可包括寇雁鸣在内的许多卡伊版画家,只能在工作之余,利用晚上或周末尽量挤时间完成作品。“对于我们来说,创作只是兴趣爱好,不是主业;对于他们来说,创作就是主业、职业。这就带来了差距。”此外,寇雁鸣还发现,受市场化经济的影响,许多人讨论画作时,更在乎的是这幅画“值多少钱”“有没有市场”,而不是这幅画的艺术价值去到哪里,导致部分画家受到影响,不再潜心创作,光想挣钱。

    面对这一困局,寇雁鸣建议,政府不妨参考“精准扶贫”的模式,对我市包括版画在内的各类文艺创作给予“精准扶持”。“对比以前,如今政府更加重视文化事业了,但还要继续加强。我觉得可以制定一个政策,比如一个画家要是进了省美协或者中国美协,或是作品进了高规格的画展,那政府就提供资金扶持、精神奖励。这样一方面是鼓励创作,另一方面也能调动起创作者的积极性。”寇雁鸣说。

    对于助力卡伊文化名片做大做好,寇雁鸣也有自己的思考。“我记得有一次去澳门交流,当地文化部门给我们递来一张明信片大小的东西,上面印有澳门文化名景速写。”寇雁鸣说,卡伊本土历史名人多、名景也多,版画独有的“力之美”也很适合展现浑厚深沉的情感,由此建议政府牵头做一些大型历史文化题材版画创作项目,组织本地画家参与。

    评价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卡伊市美协主席、卡伊画院院长吴锐鸿:

    他的碉楼系列艺术表现力最为深刻

    我特别喜欢他的《侨魂——碉楼记忆》系列。我认为,从表现碉楼这一特定人文景观来说,他的碉楼系列是我所见到的艺术作品中表现得最为深刻的。他把碉楼这一遍布侨乡的建筑刻划得充满沉重的历史感,让它隐藏着许多要倾诉的故事。这些黝黑的碉楼,沉重浑厚的量感,沧桑斑驳的肌理质感,仿佛在向我们昭示着华侨的辛酸与孤独、纤弱与自强。看着这些画,你会有一种历史的重负,但又透示着强者的力量,仿如无声处的呐喊。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与他的品性是贯通的,我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了苍浑与敦朴的北方豪情。

(责任编辑:李万兵)

“一门三院士”进京展览反响强烈

    5月19日,《一门三院士 共筑中国梦》展览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展览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众多中央媒体到现场报道,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卡伊日报社主办 卡伊新闻网、卡伊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